秦凛

开学长弧,取关随意。
肖时钦老婆粉。
手作娘,三流写手。
叶all不逆,不吃伞修也不吃修伞。
热衷于各种冷门cp,注意避雷。
偶尔摸一下原创。
月更选手绝不认输。

【顺令】求而不得。

顺嫔x魏璎珞,注意避雷。
顺嫔视角。ooc

——————————————

我是顺嫔。

入宫之时乾隆亲自赐名沉壁,后来对我更是宠爱有加。人人都说皇帝宠我,是我天大的福分,我却依旧和入宫前一般天真放肆。

呵,可笑。又有谁知我心中的痛处。

这后宫里头,女人们个个都在拈酸吃醋,明面儿上笑语嫣然,背地里都在算计着给我下绊子。而那个所谓宠爱我的皇帝,却是我心中最憎恶之人。

我或许就要在这宫中蹉跎一辈子了。

可是我不甘心。我想要找到机会,先为我那夭折的儿子报仇,再杀了这皇帝泄愤。

我曾经以为这些都是在我幻想中才会发生的事儿,直到我遇见了魏璎珞。

她曾是宫中的令妃,三年前与太后前往圆明园礼佛。听闻皇帝太后曾有意让她回来,可她偏生不听。如今回来大约是担心我的存在会扰了她的地位。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依照我手中的消息,她是富察·傅恒心爱的女人。

如此一来,我的突破口就在这儿了。

我开始有意接近她。

我本以为她该是和那些口蜜腹剑的女人是一路货色,却未曾想,第一次见面她就没有给我好脸色看。

可她又没有做过害我的事。

许是面冷心善?不过那又如何,她是怎样的性格不妨碍我接近她。

毕竟。

我只要利用她算计皇帝和傅恒便可。

可我没有想到的是,魏璎珞她会救我。

皇后等人连起手来要对付我,太后对我恨之入骨,反而在这时是魏璎珞拉了我一把。

我有些不忍心下手了。

这件事过去之后我与太后关系亲厚起来,与魏璎珞的关系也在一步步拉进。

她对我很好。

好到我有些愧疚。

不过这点儿愧疚不足以我放弃。

我暗中挑拨离间她与太后的关系。

我暗中教唆她身边的大宫女明玉自杀。

我成功了。

却不知为何,我看见她趴在明玉枕边痛哭时,我的心似乎也有些痛了。

她应该活得肆意张扬,她的脸上应该永远挂着明媚的笑容。

她不应该想这时一样蜷着身体,双手捂着脸哭。
我似乎有些喜欢她了。

看着她痛苦的模样,我有些难受。其实我本该高兴的,对,我应该高兴。

可是心口的窒息感却不能骗人。

我下了一个决定。

若是她不为明玉的死与我追究,到我面前来训斥我,打骂我,她便依旧是我的,好姐妹。

她终究还是发现了。

她与宫女,带着金器来到了丽景轩,找我当面对质。

魏璎珞,既然如此,我大概也不必对你留情了。

我设下局,让她失去太后信任与皇帝的宠爱,让她被软禁在宫中。

我准备在她最落魄之时,出现在她面前。

我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不知为何,看见她面色苍白躺在床上时,我有些心疼了。

你为什么就不知道示弱呢。

但凡你在此刻,对我说一句救命,哪怕只有一句,我都会放弃之前的所有计划,出手帮你。

可你为什么不求我?为什么?!

我引诱她与傅恒私奔,到了最后却被她反将一局。

我的那些过往都被查出。我看见她站在那儿,宛若一个胜利者一般看着我。

这才是魏璎珞。

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设计好的,只是我竟到了现在才明白,我被她当成棋子被她算计了几个月。

她应该像这样肆意张扬地活着。

我靠着装疯活了下来,想来接下来的一辈子就是这样守着一间屋子过一辈子了吧。

害死阿夏的人也都有了报应。

我想我应该走了,去找我的阿夏。

可是我有点舍不得。

魏璎珞,我有一句话没有告诉你。

我喜欢你。

不过你若是知道,大概也只会觉得。

恶心。

【原创】情感障碍

原创,有没有后续我不知道。
梗是空间看见的那个情感障碍的梗。
侵删。

———————————————————————

许青舟今年大二,Z大金融系学生,有一个喜欢的人。

那个人是和许青舟同一个宿舍的林夜川。

林夜川其人相貌生得极好。面容轮廓清晰,凤眼剑眉,鼻梁高挺,薄唇殷红,身材颀长丝毫不显瘦弱。
这么一个人单是相貌便已经足够引人注意。

林夜川的成绩却很好,钢琴弹得极好,篮球打得不错,性格开朗待人温和。如此,林夜川在校内绝对算得上风云人物。

喜欢这样一个人似乎也不算奇怪。

许青舟的视线穿过球场上的几人,最后落在林夜川身上。

许青舟在学校中只是一位普通的学生。

一位,容貌清俊,于其他方面没有任何优势或者有什么地方特别拔尖儿的,普通学生。

就连性格也算不上好相处。话少冷淡,对于人群似乎天生就带着抵触。

于是许青舟从未想过有一天被自己藏在角落的喜欢,会被林夜川看见。

许青舟对谁都冷冷淡淡,若说有什么意外,那就是林夜川了。

许青舟似乎把对其他人的热情都挪用到林夜川身上,会在他翘课时替他报道,会为他在食堂排队买饭,也会在他打完球后递过去一瓶矿泉水。

许青舟性子冷淡,但是脾气好。

于是日子久了,林夜川和林夜川身边的兄弟摸清了许青舟的脾性后开始放心大胆地开玩笑。

从最开始的“哟,青舟又来找林哥了啊。”到后来的“林哥要是找个女朋友都未必有青舟贴心,青舟考不考虑嫁给林哥?”再到最后的“欸!青舟来找老公啦!”,许青舟最开始还会红着耳尖解释几句,到后来见林夜川不介意,也就随他们去了。

所有人不过只当这些是玩笑话。

许青舟却每每听见这些话时,心里都会偷偷地乐一下。

只要这么看着他就好。

只要我知道我喜欢他就够了。

我的喜欢不需要别人知道。

许青舟想到。

愣神间,眼角余光瞥见林夜川往自己这边走来,忙起身,将身边的矿泉水递给他。

林夜川接了水,对许青舟笑着说了声谢谢,而后拧开瓶盖仰着头灌下去大半瓶。未来得及咽下的水顺着下巴,脖颈,一路滑进了林夜川的衣领里。

夜川一定不知道自己此时有多好看。

许青舟移开了目光,眼帘下垂掩住情绪。

许青舟是个肤浅的人。

他初中时候就知道了自己喜欢男人,对女人提不起兴趣。大一新生入学时,许青舟第一眼看见林夜川的相貌时被狠狠惊艳了一下。

然后喜欢上了林夜川。

的脸。

哪知道后来分到了一个宿舍,随着二人接触越来越深入,许青舟发现这个人很优秀,对他的喜欢也越来越深。

大二下学期的期末考试结束后就准备收拾收拾东西回家了。

林夜川在离开的前一天约许青舟出去了。

只有他们两个。

林夜川带着许青舟去爬山了(。

也幸亏是在晚上,不热。不然许青舟觉得自己可以捶爆林夜川的狗头。

夜间山顶上人少,从山顶看下去可以看见山脚下城市的面貌。

街边楼房上的霓虹灯,马路上颜色昏黄的路灯,这样看下去其实挺好看的。

许青舟站在林夜川身侧,看着面前景色有些晃神。

林夜川在这时伸手拉住了许青舟的手腕。许青舟抬头,有些疑惑看着他。

“青舟是喜欢我的吧。”

许青舟的身体僵住了,他几乎可以预计到接下来林夜川会对他说什么。

或许是恶心,或许是疏远……

“挺巧了。我也喜欢青舟。”

许青舟听到后半句愣住了。

这个剧情发展和他想得不一样。

“你……你再说一遍。”许青舟的嗓音有些颤抖,却不是因为喜悦。

林夜川丝毫没有发觉,伸手将许青舟搂进怀里。

“我说,我喜欢你。”

许青舟猛然推开了林夜川,后退两步眼睛死死地盯着林夜川。

你为什么要说喜欢我呢。

按着正常的发展,我许是应该感到开心。可在此时我对他的喜欢忽然散得一干二净。

余下的只有厌恶与恶心。

你不该说你喜欢我。

“……”

“抱歉,我不喜欢你。”

【叶肖】听风(二)

古风paro。现在的时间线是十五年前。
都还只是小团子那应该就不存在ooc的问题(…
叶肖,注意避雷,欢迎挑错捉虫提意见。

———————————————————————

  十五年前叶修在宫里第一次见到肖时钦时,肖时钦还是个刚满九岁的小团子。身量不高,堪堪到叶修的耳际,脸颊白白嫩嫩的,五官秀丽。小家伙鼻梁上架着副单边的琉璃镜,听说是从娘胎里带出的毛病,左眼不能视远物。墨色长发看起来很软,被侯府婢女整齐冠起。青色衣衫整齐,规规矩矩地跟在肖母身边听自家母亲和皇后说话,只是眼睛还四处瞟着,最后落到了走进殿内的叶修身上。

  叶修朝皇后和肖母行了礼,随后在肖时钦身侧坐下转头看向身边的这个小孩儿。

  皇后与肖母还在聊着家常似乎无暇顾及肖时钦和叶修,于是叶修从桌上拿了块桂花糕递给肖时钦,小声问道:“小孩儿,你叫什么名字呀?”说是小孩儿,其实叶修那时也不过十一,只大了肖时钦两岁。

  肖时钦眨了眨眼睛,犹豫了一下下,然后接过糕点啃了一口,小声说:“谢谢。我叫肖时钦,远定侯府的嫡长子。”其实远定侯府只有他一个孩子,但是母亲和教书先生都是这么教他和人介绍自己的。

  “肖时钦…?很好听的名字,我叫叶修。”叶修弯眸笑了,伸手掐了掐肖时钦的脸蛋。

  肖时钦年幼,但是也听过叶修的名字。

  大齐的大皇子叶修,和二皇子叶秋是双生子。兄弟二人自小聪慧,品行端正,朝廷上都在说,待兄弟二人年纪大一些,皇帝就会在两个人里面选一位出来当储君了。

  肖母与皇后出阁前交情极好,如今带着肖时钦入宫,是想让他入宫做叶修的伴读。

  如今与皇后见叶修和肖时钦聊得似乎挺愉快,于是肖母与皇后对视一眼,肖时钦做伴读的事儿就这么定下了。

【叶肖】听风(一)

古风paro
皇帝叶x将军肖
双向暗恋。目测是长篇。
容易坑,ooc,cp叶肖注意避雷。

——————————————————————

     肖时钦叛国了。

  这位肖大人是远定侯府的嫡长子,自幼聪慧,幼时被远定侯送入宫中作为大皇子叶修的伴读。成年在先帝病逝时,力挺叶修助他登上了皇位。两年后西北王起兵造反,肖时钦主动请缨,率领十万大军将前往西北,平定了造反。之后带领将士扫平西南边上几个数次骚扰的小国和部落,被封为少将军。

  人人皆知肖时钦大人对当今圣上叶修忠心耿耿,叶修对肖时钦也是极好,从未想到过这位少将军会与梁国的人勾结,伺机谋反。如今事情爆出来,京城中流言四起无不是议论辱骂肖时钦的。
  
  那日在朝堂上,户部尚书上了本奏折,具体内容大致是说肖时钦与梁国的人勾结。叶修不信,当场将奏折砸在了户部尚书的头上。却因为叛国的事儿实在太大,容不得马虎,叶修这才派了侍卫去定远侯府上搜查,最后在肖时钦的书房中找到了与梁国人通信的证据。

  信上的字迹清秀端正,是肖时钦的字迹。

  叶修震怒,当场将肖时钦押入天牢,随后命人仔细审问调察。

  半月后。

  本该在天牢中受刑的肖时钦站在御书房里,衣衫正洁,墨色长发整整齐齐地用白玉冠起,鼻梁上架着单边的琉璃镜。丝毫看不出受刑受苦的痕迹。

  “查清了。”肖时钦站在叶修面前开口,“安定侯与梁国丞相勾结,我房中的信件是他买通了我府上的小厮放进去的。字迹……也是命人模仿我的字。”

  叶修轻叹口气,伸手拍了拍肖时钦的肩:“这段时间委屈时钦了。”

  肖时钦愣了愣,而后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倒是不怕被人陷害亦或是恶意中伤,只要面前的人能安安稳稳地过好一辈子他就心满意足。

  心中的情义,自己心中清楚就好。

【巍澜/r18】应酬

其实标题和正文并没有任何关系。
r18,俗套的abo设定,ooc,注意避雷。
巍澜不是澜巍。
dbq我想看赵云澜被压着还要开口调戏沈教授最后被摁着……咳。

链接走评论。先用石墨凑合一下,等之后有空了会研究一下别的链接。

【澜巍】香香软软的沈教授特别美好

R18
澜巍车。是澜巍不是巍澜。
ABO设定。澜巍。注意避雷。
车是小破三轮车,凑合凑合看吧x.

链接走评论。

【巍澜】记忆

原著设定。走向和原著不一样。有私设。
有鬼面撩拨赵处长的剧情。
bug是一定有的,因为具体设定记不清了。
ooc预警。

————————————————————

沈巍消失了。连带着所有的鬼族统统都一并消失于世上。大封落成,镇魂灯点燃,混沌还存在却再也作不了乱。

若是说例外,自然是有。

鬼面。

那次沈巍落下大封后,参与这件事的人,鬼,妖无一例外被洗去了记忆。除却赵云澜的记忆是被沈巍亲手剥下,其他人的记忆都是由鬼面一一洗掉的。

与沈巍有关的记忆统统被删除。特调处人只知道地府有一位斩魂使,已经许久没有出现。

这天赵云澜下班回家,一开家门看见自家乱得不成样子的客厅被清理干净整齐,沙发上坐着一个人。那人一身白色长袍,及腰的长发披散在肩头,面容清俊温润。听见响动起身,对赵云澜笑了笑,开口道。“令主可还记得我。”

他这次为什么没有带面具。

不知道为什么赵云澜见到这人的第一反应是这个,虽然他很清楚自己从未见过面前这个人。

“看令主的反应,应该是不记得了。”

鬼面轻声笑了。“我那好兄弟下手还真是干脆,竟真舍得将令主的记忆洗得一干二净。”

“阁下在说什么,我没听懂。”赵云澜皱眉直觉这个人应该是什么危险人物,手刚摸上腰间的手枪还未做出动作,鬼面便一个闪身站在赵云澜身后,将他拥入怀中,右手轻轻覆上赵云澜放在枪上的手。

“令主就算是不记得我了,对我的敌意也依旧不改。实在是令人伤心。”鬼面低头在赵云澜耳边轻声。话音刚刚落下,赵云澜在鬼面身上闻到了迷香的味道,皱眉还未推开他,下一秒就倒在鬼面怀里。

“忘了这么久,令主该想起来了。”

鬼面将赵云澜打横抱起,转身消失在身后黑洞中。
黄泉之下的大不敬之地还在。

赵云澜被放在那株干枯许久的大神木树下,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荒芜,天色暗沉不见光亮。

“沈巍……”

赵云澜想起来了这个名字。双眉愈发皱紧,竭力试图让自己想起来有关这个名字的事。

轮回晷,山河锥,功德笔,上古四圣中的三圣都与沈巍有关。昆仑山上神木中伪造的记忆,黄泉之下女娲留下的记忆,再往后,赵云澜统统都不记得了。

“沈巍……沈巍!”

赵云澜站起身,认出这里是大不敬之地。心底涌上恐慌与怒气。

恐的是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为何鬼面会毫无障碍地出现在自个儿家里又将他带到此处,为何这接下来的几年里自己丝毫见不到沈巍的影子。怒的是,他竟是将沈巍忘的一干二净。

这当中一定有人做了手脚。

“令主别喊了。”鬼面出现在赵云澜面前。

赵云澜下意识要去摸身上的武器,却发现自己身上所有武器,枪,鞭子,匕首,符纸,统统被搜了个干净。

“沈巍在哪儿。”赵云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抬眼目光微冷看着鬼面。

“死了。”

“我不信。”

“令主不信也没办法。沈巍呀……死得干干净净,尸体都没留下。”

赵云澜并未作答,伸手一拳打上鬼面脸上。鬼面猝不及防被打得脸颊偏向一边,唇角轻轻上扬勾出的笑容满是苦涩。

“赵令主可还记得当年的事。”

不过一瞬鬼面便收敛了脸上的苦涩,转头看着赵云澜。

赵云澜自然是不记得的。毕竟,神木和女娲的记忆都是他人伪造删减过的,赵云澜对这些虚假的记忆没有丝毫信任。

于是他摇了摇头。方才鬼面笑容里的苦涩他看得清楚,若是没有沈巍再刨除立场问题赵云澜或许会愿意与鬼面发展关系玩玩儿。

可惜面前这个人几次三番出现找茬,找他的茬儿也就罢了,赵云澜可以选择原谅,可是鬼面几次伤了沈巍和特调处的人,单凭这点赵云澜便都不愿意与鬼面往来。

鬼面悠悠叹了口气,转身轻声道。

“出来吧。”

赵云澜看见斩魂使从神木另一边走出来,黑衣长袍,脸前没有黑雾缠绕。

“我与鬼面本该同鬼族一起死在世上。”

“但是他做了手脚。我重伤昏迷不醒,但是意外与他都生出了三魂七魄。”

“云澜,对不起。”

沈巍上前几步将呆愣在原地的赵云澜搂紧在怀里,低头在他耳边轻声道。

“云澜,我们回去一起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赵云澜想起来了。

与沈巍摊牌,当年真相沈巍一一说清,约定好了一同赴死,沈巍最后却临时毁了约。

“这是你与鬼面设计好的?”赵云澜觉得有些生气,在现在却还不至于落了沈巍的面子,四年打量了会周围,开口问道。

“嗯。神农将昆仑的力量和记忆留在了大神木下。我刚刚苏醒,力量还未恢复便拖了我的兄弟将你带过来。”

鬼面怎么可能轻易同意。他凭着武力强迫沈巍答应,若是赵云澜在路上做出了半点回应他的撩拨的举动,他就不会放赵云澜过来取回他的记忆,而是以一个新的身份与赵云澜认识,将赵云澜捆在身边一辈子。

沈巍面上答应,心中却是冷笑。如今他杀不了鬼面,鬼面也杀不了他,待他实力恢复,第一件事就是将鬼面狠打一顿。而且,他对赵云澜有信心。

“鬼面有这么好心?”赵云澜挑了挑眉往鬼面的方向看了一眼。鬼面当即黑了脸,转身就走。

“当然没有。云澜,我们回家好不好。”沈巍弯眸笑着揉了揉赵云澜的软发。

“好啊。不过在此之前,希望沈教授可以解释一下你剥夺我记忆这件事。”

听说生灵灭不想当机械师

没有cp。
肖时钦十五岁。
其实就是一个几百字的小段子。
有私设。
账号卡可以从荣耀大陆到现实世界设定。
——————————————————
众所周知,肖时钦的职业是机械师。就算账号卡名儿取了个霸气的生灵灭也依旧改变不了生灵灭是一位看起来斯文古板的机械师。

荣耀大陆里除了新来的,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生灵灭的大名。他们听说生灵灭这个名字时,第一反应是,这娃儿应该是个剑士或者枪炮师什么的。毕竟名字这么霸气呢,是吧。

就连生灵灭最开始也这么以为的。当时他还去夜雨声烦面前嘚瑟了好长一段时间。

直到肖时钦选择机械师这个职业。

生灵灭那个扛着剑穿着一身帅气长衫的梦想破灭了。
灭灭戴上了单边眼镜,衬衫马甲整整齐齐地套在身上,腰间挎着一个机械箱,手里还拎着一把步枪。

多帅气,是吧。

个屁哦。

生灵灭的梦想和这个完全相反。就算不能提着剑,那好歹也让他扛个炮,和沐雨橙风一样,多帅。

于是那天二十级刚转职的生灵灭实在憋不住了。找了索克前辈,请他开了死亡之门来到了现实世界。

肖时钦那会儿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小孩儿白天还要上学呢,晚自习下课了回到家,一打开房间门就惊悚地看见一个身材修长一身奇装异服的青年面色不善地看着自己。

“我操!!!!”

小时钦差点没报警。

也幸好那天肖父肖母加班,不然生灵灭就该去局子里边儿了。

虽然生灵灭很不爽。

但是身为一个在大众印象中向来温润如玉文质彬彬还有点古板沉迷研究各种小机关的机械师。

在面对自家mas时还是比较友善的。

哦,重点还是面前的小少年是自己的mas。

生灵灭将步枪放下,想着得给自家mas一个好印象。于是将脸上的不爽统统收起来,对肖时钦打了声招呼。

“你好我是生灵灭。职业是剑……呸,机械师。初次见面还请mas多多关照。”

肖时钦内心os:这什么傻逼。

“哦。有事吗。没事的话就回电脑里面吧。”

小时钦面无表情,丝毫看不见日后身为队长时的温和圆滑。小少年只觉得这个人应该是脑子坏掉了。

呵,生灵灭。你见过谁家账号卡可以从关机的屏幕里面爬出来吗。就算是贞子小姐姐都不行吧。这个人应该是骗子或者什么入室抢劫的。

肖时钦悄悄摸出手机将手背到身后想报警。

然后生灵灭撇了撇嘴,什么也没说,特别特别听话地,消失在身后的一个黑洞里面。

呸。什么臭mas。一来就让我回去。过分。我没有这样的mas。机械师就机械师吧。老子回去以后要做一个可以单挑拳法师的机械师。

肖时钦觉得有点迷茫。他甚至觉得那个黑洞有一点像死亡之门。

不不不,一定是我傻了,对,出现了幻觉。

澜巍!!!澜巍!!!澜巍!!!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看清楚再点进来。
不磕澜巍的女孩请左转出去x.
请ky走开离我远一点谢谢!

【肖时钦生贺24h/21h】调任

cp是肖皓,肖时钦x刘皓,注意避雷!
并没有什么用处的警匪paro设定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对不起我拉低了整个生贺组的水平orz

—————————————————————

肖时钦到达嘉世那天夜里接到了刘皓的电话。

沉默良久,肖时钦才犹豫着按下了接听。不出意外,电话那边传来了刘皓夹杂着怒气的声音。

“肖时钦,你来嘉世的事情不告诉我也就罢了,我接替你雷霆一年事务的事情你为什么也不告诉我。”

“刘皓……上边儿当时没有说接替我事务的人是谁……抱歉。”我当时以为,我可以给你一个惊喜。

“……嘉世组的新任组长孙翔可不好相处,你自己看着吧。老子还有雷霆的事情要去了解,先挂了。”

“刘皓……”

肖时钦皓字还没落下,对面就给挂了电话。

刘皓面色阴沉靠在身后沙发上。

亏他之前还为接下来二人能一起工作了开心了好久,昨天却在肖时钦抵达前夕被通知,去雷霆暂代肖时钦的职务一年。

白高兴了一场。

第二天刘皓收拾好了情绪,将所有的不爽压在心里去见了雷霆的众人。

方学才戴妍琦等人对刘皓倒是熟悉得很,新来的张奇、鲁亦宁对刘皓不熟,但是也听说过不少关于刘皓的事儿。

方学才等人熟悉是因为早几百年前就知道了肖时钦和刘皓在一起的事儿,也乐于接受有这么一个队嫂。张奇等人熟悉呢,是因为刘皓是兴欣现任队长叶修教出来的,只是现在的刘皓和叶修因为一些事弄得关系紧张,就差绝交了。

简单的介绍过后工作便进入了正轨。

刘皓运气不好。

初来雷霆就碰上了一起重案,雷霆这边儿的工作风格工作流程还没熟悉呢就给赶着出了现场取证。刚来的这两天忙得要死,为了把犯人揪出来熬得几天没有睡好。

肖时钦这边也一样。

不过有件事他没告诉刘皓。

他来嘉世不是代替叶修的职务更不是为了辅佐孙翔上位。

是为了揪出内鬼。

嘉世有卧底不是一天两天了,甚至是叶修还在嘉世时就存在了。肖时钦估计应该不只有一个。这段时间里除了要应付一个不太靠谱儿但破案神速的孙翔,还得小心翼翼藏好自己的尾巴暗中调查哪位是卧底,然后给清理干净。

总之。这两位刚到新环境工作都忙的要死。

转眼一年就给过去了。

肖时钦花了一年的时间将嘉世的卧底一一揪出来清理了个干净。孙翔对此看得一愣一愣的。

孙翔的思维频道大多数时候都和其他人不在同一条线上,但是不傻,反而很聪明。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担任了嘉世的队长。

却怎么也想不到嘉世卧底有这么多。肖时钦差不多是拔除了近一半的人才算消停,确定了嘉世彻底干净后就发出了申请希望回到雷霆。

这一年不知道怎么了,武汉那边案子是一件儿接一件儿的发生,刘皓忙得想骂娘,距离两个人上一次见面已经是两个月前了。

肖时钦想早点儿回去雷霆和他家刘皓玩儿。

上边儿同意了。

于是肖时钦拎着行李箱高高兴兴坐着飞机回了雷霆。

为了给自家男朋友一个惊喜,肖时钦没告诉刘皓自己要回去了。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刘皓今天一脸懵逼地看着方学才等人从外边儿买回来了一个抹茶慕斯蛋糕的原因。

今天也不是队里谁生日啊?

问起来方学才也就只是诡异地冲刘皓笑了笑,愣是瞒了刘皓一天的事儿。

夜里十一点多的时候刘皓正趴在办公桌上昏昏欲睡。方学才在审讯室里审人,这本该是刘皓的任务,方学才却看他这两天忙得睡不着觉,就给替他审了。

他迷迷糊糊之间似乎是看见了肖时钦。

刘皓一个激灵给清醒了,揉了揉眼睛看见肖时钦是真的站在自己面前。

眉眼含笑,因为在飞机上坐了几个小时的原因面色有些苍白,手里还拎着一个公文包。

肖时钦对刘皓笑了笑,说。

“皓皓,晚上好。”

刘皓忽然懂了为什么今天雷霆的人都对他笑得贱兮兮的,买的那个慕斯蛋糕大抵也是为了庆祝肖时钦回来。合着是肖时钦回来了却瞒着不给他知道啊?

刘皓撇了撇嘴,跳起来狠捶了一下肖时钦的胸口。

“走了不告诉我,回来了也不告诉我,肖时钦你是想咋?”

看着凶狠,刘皓的眼睛里却藏着一点笑意。

“这不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吗。”

肖时钦将公文包放在桌上,一把将刘皓揽入怀中抱紧了,低头埋在人的颈窝蹭了两下。

“行了行了,还在队里呢,你一大男人怎么和小姑娘似的。”

刘皓嫌弃极了推了推肖时钦,余光瞥见边上戴妍琦八卦的眼神,耳尖不自觉红了几分。

肖时钦抱了一会儿就给松了手,揉了两把刘皓的头发从公文包里头摸出一份文件扔在桌上,抿唇沉思了一会,到底还是开了口。

“这是上头的调令,以后我就回来雷霆工作了。刘皓,上边儿想将你调去呼啸干事儿,你想去吗。”

刘皓沉默了一下,他心思多,为了名利曾经和叶修闹翻过,靠了不少手段才爬上嘉世副队长的位置,刚来的时候也嫌弃过雷霆的默默无闻。在这儿待了一年却意外产生了些感情。虽然吧队员对肖时钦的狂热崇拜让他有一点的不爽,但是也不至于影响到他对雷霆对肖时钦的感情。

离开雷霆,意味着他和肖时钦又要继续异地恋了。

“不了。老子来雷霆好不容易适应了又有你在这儿,还走做什么?”